banzhida

识之法相即明知。

前面已讲了对境的法相,这里讲识的法相。

识的法相是明知,即明了觉知。不管是有分别识、无分别识,错乱识、非错乱识,现量识、比量识,正量识、非量识等等,所有这些识全都具有明了的性质;非明了觉知的心识,是绝对不存在的。

而因明前派的有些论师认为,心识的法相是了知对境的有境。有些大德对此发太过:识的法相是知道对境,对境的法相是被有境所知道;这样一来,你要知道心识的法相先要知道对境,要知道对境的法相又要知道有境……这样安立识的法相,则有无穷的过失,故而这种说法是不合理的。又有些论师发出太过,如果能了知对境的心识叫有境,那么取二月的有境则不应该是心识。为什么呢?二月不存在之故。对此,萨迦派非常著名的绒顿班智达,他以同等理对这些人也发了一个太过:如果因为对境二月不存在,故而不能了知,那么同样,执著“无我”的识也不应该是正量,因为“我”不存在,则对境“无我”也不存在之故。他以这种方式遮破别人的观点,这是萨迦派的说法。绒顿班智达所著的《量理宝藏论注释》,在藏传佛教的历史上非常有名,萨迦派学习《量理宝藏论》,主要依靠绒顿巴和果仁巴两位大师的论著来解释。

在格鲁派克珠杰尊者的传记中记载,克珠杰曾经与绒顿班智达辩论过。当时,克珠杰对绒顿巴说:“你的上师雅顿学因明不精,我在与他辩论的过程当中,已经获得了胜利。”后来绒顿班智达给他写信说:“你的上师甲曹杰也学得特别差,我跟他辩论的过程当中,他也失败了。”后来,两位尊者约定举行公开辩论。辩论的那天,克珠杰尊者、僧众、证人等已经到齐,然后吹海螺通知集中。此时,绒顿班智达显得特别着急,出来转几圈佛塔,赶快又回到屋里,这样心急如焚地进进出出;后来,他派一个人给克珠杰传话说:“你这样说粗语的人面前,我不想出来。”听到这话,克珠杰尊者来到经堂上,对众人发出三大吟唱声音,让绒顿班智达师徒全部离开;并说绒顿班智达只懂得《弥勒五论》,根本不懂五部大论以及一切学问,而我克珠杰没有一法不通达;然后,他还把整个获胜的经过全部写出来,贴在大经堂的门口上,而且还附有一些讽刺他们的语言……如果去看传记有很多精彩的地方,当然这是格鲁派的说法。

但从绒顿班智达的传记当中看,他的确非常了不起,人们都共称他为萨迦派的全知绒顿班智达或全知绒顿。他从二十二岁开始宣讲《定量论》,并发愿有生之年不间断讲经说法,直到八十八岁圆寂之前,哪怕每天只有一个人,他也宣讲佛陀的四句偈颂以上的佛法,所以他对佛教的贡献相当大。

按他的说法,刚才我也讲了,他以同等理遮破了别人的观点,但不管怎样,可以无误安立明知是所有识的法相。有些人可能这样想:如果识的法相是明了觉知,那么前面抉择万法唯心时,外面的柱子、瓶子等都是识的本体;如果是这样,那瓶子、柱子就有生命,变成有情了。其实没有这种过失,因为抉择唯识宗观点时,根本不承认除识以外的对境存在,如梦般的外境,唯是觉知、明知心的显现而已;唯识宗并不是观察心外之境,具不具足明知的法相,如判断分析无情法的石头具不具足明了觉知的法相,这在唯识宗的观点中从来没有讲过。所以每一个众生,从自身角度来讲,他的所见全部都像梦境一样,唯是明知心的显现分而已;除此之外,外境是根本不存在的,应该从这个角度来理解。

我们去年讲《中观庄严论释》时,论中宣说识的本体是明觉的体性;同样,在因明当中也是这样安立的。

下面宣说识的分类。

由境而言成多种,由识而言一自证。

识的分类:从外境的角度分为取自相的无分别识和取总相的分别识;从取境方式的角度分为正量识和非量识;从它本身的角度分为错乱识和非错乱识;而且,也可以分心和心所。无论怎样分,所有不同类别的识,实际上都离不开明了、觉知的法相。所以,不管是错乱识,还是正确识,所有识都具有一种明清的本体。这一点,通过我们自己的感受也能体会得到。

佛教理论中,不仅对于胜义谛的真相、诸佛菩萨的境界,开演得非常清楚,而且讲名言中识的分类时,也阐述得特别细致。你们很多人,以前可能学过一些心理学、生理学等方面的知识,但从实际来看,它们并没有真正讲到识的本体和分类之间的差别,并没有对识的有分别、无分别作细致的分析。现在世间人所著的书,虽然文字繁多,但并不具备这些重要的内容,也没有对这些内容作系统的归纳。

虽然可以从本体、对境等方面对识进行多种分类,但所有的识归纳起来就是唯一的自证;除此之外,自证不包括的任何识是不存在的。为什么这么讲呢?因为,明清的特征遍于所有的识,不管是眼识、耳识、鼻识等,还是错乱识、分别识等,在内观时都是明清的自证境界,也即是唯一的自证。当然,分开来讲时,就像《中观庄严论释》中所说,当眼识看见一个五颜六色的外境时,有取红色、蓝色、白色等不同颜色的眼识,还有取形状等多种眼识,但它们全包括在一个眼识当中;当然,还有耳识、鼻识等,但这些识都包括在自证当中。

在识的分类问题上,不说用密法等修行窍诀来抉择,暂时以因明的理论来进行观察、分析时,观点也是很殊胜的。从外观的角度讲,有分别念、无分别念等取境的识;但是从内观的角度来讲,识是唯一的自证,如听声音的识实际上是自证,见色法的境证也最终归入自证,除此之外根本没有其他非自证之识。若能真正通达自心,实际上就会通达万法;假如没有通达心的本体,不管外境当中的色法,还是分别念的总相,不一定能全部了达。从有些窍诀性的教言来讲,应了知心的本体就是自证。归根结底,识在独一无二的自证当中,这一点应该明白。